轻生男人救下困地之鳖,魂魄回家已三年后,家里换了男主人

冯新桥失了魂一般,机械地挪动着两条腿,渐渐走出了市区,沿着河岸到了一处草木林地处,他望着河水发呆,三十多岁的男人,眼泪像是雨点一样落下来,眼皮却一眨也不眨,过了好半天,冯新桥猛地抱住了脑袋,呜嗷一声,哭了出来。。。。。。

故事:轻生男人救下困地之鳖,魂魄回家已三年后,家里换了男主人

太难了,这生活真是太难了!

冯新桥十来岁上,就没有了父亲。他母亲没有固定的工作,是靠着打零工把他养活大的。冯新桥自己也没有读书的本事,初中毕业,也就开始了打工的生涯。

后来结了婚,日子稍稍好过了一些,也还是紧巴。为了让小两口能少点后顾之忧,冯老太太不愿意在家吃“闲饭”,每天大街小巷地去捡废品,三块五块地攒着,将来要给大孙子娶媳妇!

可这孙子还在儿媳妇的肚子里,冯老太太却出了事,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撞了人却不理会,冯老太太送到医院时已经昏迷不醒了,一番抢救后总算保住了命,却从此瘫痪在床,动不了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冯新桥妻子的分娩期到了,他四处借钱,生下个男孩,可孩子竟是个娘胎里带来的脑疾,怪只怪夫妻俩心疼钱没有去做那些“繁复”的检查,从前人家不去医院也能生下健康的孩子,怎么到了他冯家,就这么倒霉,生了个病儿呢?

治疗需要钱,孩子老婆需要钱,老娘也需要钱,冯新桥已经借遍了亲友,成了人人躲避不及的“瘟疫”,他今天去他打工的工地上找工头结工钱,钱没拿到不说,那工头一听说他家灾事连连,索性把他推出门外,说这钱啊,该给你的时候自然就给你了,你别催。再者你也不用来上工了,三天要请两天假,干活还心不在焉,要是出了事,我们工地还得跟着你沾责任,你不要再来啦!

冯新桥蹲在水边,越想越是悲伤,他已经下跪磕头,可仍是一分钱也没拿到,他怎么回去面对妻子哭红的眼睛,怎么去救自己的儿子,怎么去安慰病榻上恨不得早死了的老娘?

都说这人一旦钻了牛角尖,就会犯糊涂做傻事,冯新桥愁苦到了极点,眼里直勾勾地盯着河水,满心里只剩下了一个“死”字,死了吧,死了好,死了这些事就一了百了啦!

像是有鬼拖着他的腿,冯新桥站起身来,一步步地往水里走。没走两步,他踩到了一个硬物上,一个趔趄摔倒了泥水里。

他低头一看,原来是水边泥地里有块裂缝的大石头,一只乌青壳儿的鳖扎在石头缝里出不来,他正踩在了鳖壳上。

故事:轻生男人救下困地之鳖,魂魄回家已三年后,家里换了男主人

大概那鳖吃了痛,顾不得藏匿,反而是伸出四爪拼命抓挠,定要穿石而过,却不知那是死路一条。

冯新桥苦笑一声,这条河上常有人放生些鲤鱼和鳖,都顺水而下了,这鳖也是个傻子,条条大路它不走,非要和块石头较劲。好在被他踩到,不然太阳烤干了泥地,这鳖也没了活路。

冯新桥是个善良人,他对自己的生活束手无策,起了死的念头,对这只鳖却存了怜悯,两只手捧着放进了河水里,那鳖蹬了几下腿爪,消失在河里不见了。。。。。。

冯新桥在水边站了一会,迷糊劲儿又上来了,渐渐走到了齐腰深的地方,还想继续走,忽然腿上一阵剧痛,他被一股大力气扯着,噗通一下就摔进了河里,原本脚踩着的实地突然消失了,他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,一直往下落,挣扎中他看见咬在他腿上拖着他往下沉的,正是刚才他放生了的那只鳖,那鳖两只眼睛还盯着他,大嘴咧得像是两排钢锯,像是一张狰狞的人脸。。。。。。

冯新桥后悔起来,可此刻连叫都不叫不出来,他吐着无数纷杂的水泡,沉了下去,眼前变得漆黑一片。

可冯新桥到底还是醒了过来,两脚一踩实,脑袋猛地露出了水面,他大大的喘着气,看那水还是只到自己的腰,刚才是发了一梦吗?

他又回了岸上,挽起裤腿查看,腿上一丝伤痕也没有,这一番折腾后, 冯新桥也没了想死的心,刚才的怪事也不去多想,还是先回家看看吧。

大概是刚才受了惊吓,冯新桥觉得自己回家的路上轻飘飘的,没几步就进了家门。可那家却不是他熟悉的家了,还是两室的旧房,却翻了新,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张照片,那照片中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,他娘笑眯眯的,他也在,妻子白胖了些,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娃娃笑得正欢。。。。。。

冯新桥正在发蒙,厨房里却飘来一阵香味儿,是他妻子的声音,喊着“开饭喽”,他看见他娘竟然扶着墙自己慢慢走出来,一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,是他的儿子?

冯新桥叫了声娘,扑过去想要搀扶老太太,可扑得猛了些,竟然半边身子没进了了墙里!

冯新桥终于害怕起来,他挥舞着胳膊四处抓,什么都抓不到,他居然只是个虚影,只是个魂魄?他已经是死了吗?可那照片中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?

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,冯新桥眼睁睁看着从门外进来一个男人,长得和他一模一样, 只是微胖了些,手里提着一个塑料带,伸手抱起小男孩,逗他道:儿子,瞧,爸爸给你买什么了。。。。。。

冯新桥眼前一片天旋地转,这房子,这家人,他认得,可那男人却不是他呀!冯新桥疯了一般的大喊大叫,可母亲妻儿似乎都听不到,还在高高兴兴的盛饭落座,只有那个长着他脸的男人似乎望了他一眼,脸上带着一丝冷笑,那个笑容,让他想起河边怪梦里咬着他不放的鳖!

冯新桥大喊着,他不是我,他是妖怪,娘,老婆,你们不要被他骗了呀!

餐桌对面墙上是一面旧的穿衣镜,冯新桥急的发疯,扑倒镜子前边想要看看自己的模样,那镜中只有一家四口其乐融融,没有他的身影,冯新桥眼前一阵眩晕,想要在扑倒桌边去拉扯妻子,却寸步难行了。他被困在了镜子里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四口人吃饭聊天:

故事:轻生男人救下困地之鳖,魂魄回家已三年后,家里换了男主人

桌边那个男人似有意又似无意地瞄了一样镜子,摸着下巴叹息,说:真想不到咱们家还能有枯木逢春的这一天,三年前那肇事的人被抓住得了赔偿款,娘的病也治好了,咱儿子也救治得及时,如今活泼可爱,幸好当年没有放弃呀,不然哪有如今的一家团圆呢?

冯新桥在镜子中听得清清楚楚,这竟然已经是三年后了?当年那解不开的死局竟然度过了,他到底做了什么呀?他怎么就那么糊涂寻了死?冯新桥多想再抱抱自己的儿子,多想亲口对老娘和妻子说声对不起呀,他拼命地敲砸眼前那道看不见的屏障,他想重回人间呀!

想不到那屏障镜面竟然真的被他砸碎了,他感觉身子着了实地,可那桌边一家人的景象却如同碎片一样,消失在空气里。冯新桥揉揉眼睛,眼前仍是那片河滩,他身子半湿着躺在泥地里,岸上经过的人对他指指点点,竟然能见到他?他不是死了?

冯新桥下意识地瞧向水里,好像见到那只鳖一晃而过,腿上疼起来,他见到小腿上一排见血的牙印,这次不是做梦,他是真的被那只鳖咬了,也真的被“咬醒”了!

冯新桥冲着水里磕了几个头,爬起来便往家里跑。

这一次都是真实的,不是三年后,冯老太太仍在床上唉声叹气流眼泪,妻子抱着病儿快要哭断肠,可冯新桥却变了一个性情,安慰家人一切都会好起来,明天他就去找新工作, 只要能赚钱,多苦多累都不怕, 日子总会过下去的。。。。。。

后来冯家的生活真的像似梦境中的那样,好转了起来。冯新桥才把这件事当成故事一样说给妻子和老娘听,她们听过也不当真,只有冯新桥相信,是当初他一发善念救了困地之鳖,那鳖才报恩点醒了他这个要寻短见的懦弱之人。更或许那鳖本就是个神仙,做出困境的模样,考验他的心性,他的举手之劳,也就救了自己呢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