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史》读书笔记第一(志)

本纪已经看完,现在是志的部分,已经看了,天文、五行、律历、地理、河渠,内容真是丰富。
每每看到一种,便查些专门的词汇,牵连着一些研究论文也看一下,颇有意趣。

天文
原来星官会造假,为了个人的升迁不惜造假吉兆,或者篡改占卜结果以顺上意。后来被皇帝发现了,于是又在内廷设立一个,名字忘了,两个机构同时观测,结果交叉比对,以正其说。理论上来讲同一个天象观测及占卜的结果应该是一致的,但是!由于很多客观原因,两个不一样,于是乎,两个机构串通,哈哈哈,是不是天衣无缝?这是一事。再有,由于司天监的官员很赖,不想时时观测,怎么办?拿旧的星历纪录抄啊,这是后面制历的人和近代研究的人发现的,以致相当长的时间观测记录完全不能用。再有,为了政治统治需要,皇帝跟官员心照不宣,合谋造假,论文举一例子,大体由于天象及具体观测时天气,方位,设备,人等差异,出现一种天象可以有多重解读,那么由于政治需要,下官很聪明的说是吉兆,皇帝也就姑且听之,这样皆大欢喜。“大中祥符”这个年号也跟天象有关,而这个天象也是值得商榷的。

五行
感觉有些混乱,在天文中详细说了二十八宿,辰星,荧惑转身到五行就变成了水星、火星。为什么称呼会变?没找到什么解释。天象的详细程度已经到了米价涨跌,真是不可思议。(这段跟天文混淆的厉害)。另有一个问题,查了很久也没有结果,就是五天帝的相关资料,白招拒这几个天帝的名字是怎么来的?传说是啥样的?查到最早是郑玄的纬书记载,《史记》里也仅仅是记录名称,并没有过多解释,这个还是想了解一下的。万一整个论文出来呢,哈哈哈哈。

律历
律历部分仍有很多东西看不懂,于是查各种资料,现在也只是皮毛。比如定朔,步月离,步日离,还要参照星宿来修正二十四节气的日期,再回溯验证等。看的时候就在想,如果我这样一个现代人穿越回古代,我能制历吗?答案是不能。宋代历法已经时阴阳历了,太阳月亮都照顾到,上面的都算完还要置闰。历法颁行后仍要以天象时时验之。制个历还真不容易。当然跟天文类似,也有糊弄的,抄别人的以换取升迁者。

地理
主要分行政地理,山川河流等。宋代行政分级在本纪中就有印象,路、府,州,砦,堡等。

 宋代县的分等名称沿袭唐代而来,宋太祖建隆元年(公元960年)“令天下诸县除赤畿外,有望紧上中下”。但实际上与唐代稍有不同,那就是望紧之分也以户口为准,即4000户以上为望,3000户以上为紧,2000户以上为上,1000户以上为中,不满1000户为中下,500户以下为下

这仅是县的分级。行政区域有等级也有品位,官也有品位;五品的官去管五品的州叫“知”,三品的官管理五品的州叫“判”,没有低品级的官管理高品级的州;

河渠
河渠部分昨天才看完,印象较深,黄河写了三篇,连年泛滥,宰相、言官和水利官员意见不合屡见不鲜,这样皇帝很难办诶。苏轼浚西湖修苏堤仅两行,苏辙屡次上书言水事,看着当年臣下所上奏折,读起来有临场感。有的奏折读了一半就知道下面一定是“从之”,有的写了一大篇,到头不是没有下文就是“不报”。王安石、苏辙等人的奏折都是比较认真的看。原来王安石也会为别人说好话。另有一次,皇帝对王安石说,别人都说这件事不可为,独卿认为可以,为啥?王安石(霸气的)说,这是能就是能,不能就是不能何必听人言!宰相霸气大抵如此吧!

宋史一本一本的读下去,就像套色打印,随着本纪、志、传的一步步展开,宋王朝变的生动了很多,再佐以研究论文,势必大有趣味。

转载自   烏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